公告:收录范围拓展新决定。查看详情>>

MCBBS Wiki欢迎您共同参与编辑!在参与编辑之前请先阅读Wiki方针

如果在编辑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可以去讨论板提问。

为了您能够无阻碍地参与编辑 未验证/绑定过邮箱的用户,请尽快绑定/验证

MCBBS Wiki GitHub群组已上线!

您可以在回声洞中发表吐槽!

用户:Salt lovely/随笔/当思来之不易

来自MCBBS Wiki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温馨提示:如果你对数据有所疑问,请移步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中国农业部数据库查询。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朱子家训》

1949年,中国全年粮食产量1.13亿吨,人均粮食产量不足300千克/人·年。

也许这个概念有点模糊,我来说说吧,在肉蛋奶丰富的现代社会,一人一年消耗精米150千克[1],也许和上面那个数字一比,好像大家都能吃上饭的样子——但请记住,那是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要进行重体力劳动,且没有蛋白质和油脂补充的时代,如果仅仅依靠没有油脂的盐和糙米,每个人每年消耗的粮食将远远高于300千克,这还是不考虑进行重体力劳动的前提下。

我相信所有的读者都没有体验过那个困苦的年代,毕竟我们的国家已经基本消灭的贫困,走向全面小康。我相信大多数读者没有吃过米糠——现在而言只能用于饲料的东西,是稻谷加工的主要副产品——这是半个世纪以前的普通人记忆中的食物,现在可能连喂猪都嫌营养不够的东西。我曾经带着好奇心去尝试了一下,我能打包票,这是一种味道可能稍稍好于稻草和树皮的东西,其营养价值、热量不可能与精米同日而语(不然也没有那么多人吃这类东西减肥了),我根本无法想象,人在饥饿到什么地步的时候,才会去吃这种东西。


1959-1961年,自然灾害,同时农业发展方向错误,人均粮食跌落到约210千克/人·年。

各位读者可以去问一问家中的长辈,问一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身处盛世的我们可能无法理解,仅仅一个甲子[2]以前,中国还是一个饭都吃不饱的落后国家——趁着那个时代的亲历者还在世的时候,留下这份记忆,历史是记忆的传承。在那个困难的年代,人们寻找一切可以食用的东西,树皮、草根甚至皮鞋、皮带,这不是什么段子,这是真实发生的历史,每一个古稀老人都是那个岁月的亲历者。

大饥,人相食
——几乎所有国家的史书都有一样的话

从古至今,饥饿就是一种天灾,再强调一遍,从古至今——直到2020年,全世界还有超过8亿人在忍受饥饿,还有超过2亿人因为饥饿而生命垂危[3]。他们不是一个一个数字,哪怕所有人都想在报告里把别人变成数字,人也不不可能只是数字。每一个忍受饥饿的人,都是如同你我一般的普通人,有自己家人和朋友,有自己的理想与抱负,有属于一个人应有的喜怒哀乐,但他们永远不可能在吃完美味的晚饭后,站在体重秤上说:“最近胖了,要少吃一点了。”对于苦难中的人来说,没有实际行动的怜悯,无异于一种羞辱。


1997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目标,中国实现从温饱到总体小康的转变。

水稻,是中国南方地区的主要粮食作物。水稻作为一种高产、喜热喜湿的粮食作物,几乎是中国南方人民在平原上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在杂交水稻培育成功以前,水稻亩产一般不到300千克,而袁隆平主持科研团队培育的杂交水稻,其早期培育品种便可达到400千克的亩产量,这在现在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请理解,30%的产量提升,能活不止30%的人。

因为产量非常非常高,极高......这是“核武器”呀
——袁隆平

2000年推出的超级杂交水稻,亩产量达到了700千克。2011年的新型杂交水稻,亩产量达到了900千克。2019年新型杂交水稻,亩产量达到1000千克。2020年,双季杂交稻每亩共计产量超过1500千克。


我不想花口舌去批评追星倒牛奶的事件,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想去玩什么“谁的孩子战死沙场,谁的孩子富甲一方”的谜语游戏,知彼罪彼,其惟春秋。我想让所有人明白,今天的生活,是有人,有无数人奉献其一生,将天灾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2019年,中国全年粮食产量逾6.6亿吨,人均粮食产量超过500千克/人·年。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根据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估算
  2. 一个甲子是60年
  3. 《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