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收录范围拓展投票。查看详情>>

MCBBS Wiki欢迎您共同参与编辑!在参与编辑之前请先阅读Wiki方针

如果在编辑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可以去讨论板提问。

为了您能够无阻碍地参与编辑 未验证/绑定过邮箱的用户,请尽快绑定/验证

MCBBS Wiki GitHub群组已上线!

服务器状态监控运行中。

您可以在回声洞中发表吐槽!

苏联笑话

来自MCBBS Wiki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苏联笑话
用语信息
用语名称 苏联笑话
用语出处 修改自冷战时期的政治笑话

苏联笑话是冷战时期美苏双方互相攻击用的政治笑话,抛去政治因素,苏联笑话本身是一种略带黑色幽默的文学作品。

经过二次创作,“苏联笑话”不再具备政治色彩,而是一类讽刺人事物的文学作品。

MCBBS笑话

森林蝙蝠的MC(BBS)笑话

森林蝙蝠的MC(BBS)笑话

混乱、Sakura End和4z在玩论坛,结果服务器突然崩溃了,SakuraEnd大骂道:人肉那个黑客!服务器没有好。

4z无奈的说:给黑客些钱,息事宁人算了。服务器没有好。

混乱:不如这样吧,咱们发个更新公告,假装mcbbs还在正常运行的样子……


一个mod玩家的鹦鹉丢了。这是只会骂人的鹦鹉,要是落到别人的手里可糟了。这人便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声明:“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它对泰坦生物mod的任何看法。”


地狱有个规矩,谁在人间骂了人,被骂人的唾沫将淹此人。一次阎王巡视地府,发现唾沫只浸到tony的腿,问到:“你骂了这么多人,怎么唾沫只及小腿呢?”tony答道:“因为我站在森林蝙蝠的肩上!”


forge开发者、bukkit开发者、sponge开发者商定要见一面。sponge开发者过了约会的时间才到。

-“对不起,我看sponge设计文档来着。” -“什么是设计?”bukkit开发者问。 -“什么是文档?”forge开发者问。


mcbbs的小黑屋里关了三个人,彼此间谈起关小黑屋的原因。

第一个人说:“我因为反对爱国青年。”

第二个人说:“我因为支持爱国青年。”

第三个人说:“我就是爱国青年。”


一老者人行道闲溜,不慎落入道旁河中。随高呼救命!两版主闻之,视若不见,仍边走边谈笑如旧。老者情急生智,随又高呼“玄素是大妈”!两版主闻之大惊,随急速跳入河中,将老者拖上岸来关小黑屋。


XJueDada和夜幕在PCD开会,休息时间两个人很无聊,就开始比谁的群友更忠诚。夜幕先把自己的群友叫进来,推开窗(外面是20层楼)说:“海螺,从这里跳下去!”海螺哭着说:“你怎么能这样呢,夜幕,我可是你的粉丝啊。”夜幕被感动了,流着泪说是自己不对,叫海螺走了,然后轮到dada,他也大声叫自己的群友。“XX,从这里跳下去!”群友二话不说就要往下跳,夜幕一把抱住他说:“你疯了?跳下去会死的!”群友一边挣扎着要跳下去一边说:“放开我,混蛋,我在服务器版还有帖子呐。”


繁华到饲养场参观,玩心大起和猪照了一张合影,发照片的时候别的版主犯了难,想了想给他改成:“左起第三位是繁华”


一日,某君站在柜台前观看。一大脑标价50万美元,某君定睛一看,4z大脑。心下叹服,果然是北大高材生,不同凡响。再看,另一大脑标价60万美元,乃蓝鸡大脑,某君再叹,果然是天才天价,值!还看,见一大脑标价100万美元,是阴阳师大脑。某君大惑不解,问售货小姐何故。小姐从容答道,土球蓝鸡大脑虽好,却是用旧的二手货。yys大脑却是全新,从未用过,故此价值100万!


混乱发表投票:觉得版主群女生多的+1,觉得版主群男生多的+2.一部分人点了+1,一部分人点了+2,只有一个人什么都没点,混乱问为什么,那人说:“我认为版主群男生多,但我的感觉像是女生多。”

混乱:那请您赶快穿上这件女装。


某人评价森林蝙蝠:以前他出现在群里的时候,群里纷纷开始谈MC,把嘲讽他的梗收起来;现在他出现在群里的时候,没人谈MC,全在玩他的梗。


芒果富有爱心,某天路过养猪场看见有头病歪歪的小猪觉得很可怜,就说要抱过来养大,结果怎么也养不好,最后失去耐心,拿块布包着小猪想还给驻场主人,结果遇到另一个版主,版主大惊:“芒果你有孩子了?多可爱,真像他妈妈!”


“c7w要做手术,扩胸手术。”

”啊,为啥啊?“

”勋章太多,胸前挂不下。“


powup333在wiki翻译组的一次讲话中,刚说到“我们对MC的贡献……”,旁边就有人匿名发“有人来打雀魂吗”。

pow没管,继续他的讲话,可当他刚讲完一句,就又有人发“有人来打雀魂吗”。

如此反复了四遍,pow终于忍不住了,关闭匿名大声呵斥到:“谁喊的,给我站出来,看我不一脚把你踢出去!!”

pow刚说完,几乎所有群友都发道:“有人来打雀魂吗!”


混乱搞限制搜索后,想要搜索就只能排队,一个黑客排队排烦了,就嚷道:“我要到**幻电把混乱干掉。”然后转身离去。

一会儿他回来了,旁边人问他:“已经干掉了吗?”他说:“干什么干啊!那里的队比这里还长。”


有人通过走关系,把酒石酸送到了天堂。过了些日子,圣彼得想找上帝问些事情,刚拨通上帝的手机就传来一声怒吼:这里是酒石酸,不是nima!


-乙烯同志,听说您收集mcbbs笑话,是真的么?

-是的。

-那么您现在收集了多少了呢?

-六页小黑屋。


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具木乃伊,可花费了很长时间也无法弄清木乃伊的年龄。他们听说mcbbs版主群是万能的,于是他们请了几位版主帮忙。

几位版主忙了一个早上,最后满头大汗的出来了:“查清楚了,3147岁。”

考古学家非常震惊:“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版主指着木乃伊说:“很简单,他招了!”


两个网友相遇然后寒暄。

“你现在在干嘛”

“mcbbs版主。您呢?”

“MC贴吧吧务”

“啊,你在贴吧具体干什么?”

“我们负责揪出那些对贴吧不满的家伙。”

“你的意思是……还有人比较满意?”

“哦,那些人不归我们管,负责管他们的是删帖机。”


混乱表明该如何管理论坛

繁华表明该如何不管理论坛

mcprp试图表明谁都能管理论坛

矮人正在表明论坛是根本不需要管理的


一个盲人在路上遇到了lexmanos(forge的主要作者)。

“您好,lex!”盲人抢先打招呼。

“怎么,您看得见我?”lex心里很纳闷。

“不,亲爱的lex,那是因为给我引路的狗直往后退的缘故。”


一个MC开发者抱怨道:“这种轮子真差劲。”

结果被一位forge维护者听到而遭发帖批评。

开发者辩解说:“我根本没讲是哪个轮子,你就骂我?”

“你少骗人,”forge维护者咆哮道,“我在MC玩了这么多年,哪一个轮子差劲我会不知道吗?”


-假如鳄鱼吃了c7w会有什么结果?

-鳄鱼会连着屙一个星期的勋章。


氪金服腐竹在向玩家们讲话:

“很快我们就能生活得更好!”

群里传来一个声音:

“那我们怎么办?”


氪金服腐竹联名要求G胖去领导一个他们自己搞的插件论坛。G胖推脱道:“谢谢大家的支持,但我对MC一窍不通啊。”

腐竹们纷纷说道:“G胖,您只要应用一下您运营steam的经验就好了!您一负责,玩家的钱就全不见了!”


pogox发言:“今天我们有两个问题要讨论。第一,我们需要辞退所有的版主重新招聘。第二,我要把易拉罐扔在混乱身上。”

群里传来了一个怯怯的声音:“为什么要把易拉罐扔在混乱身上?”

“很好,我就知道大家对第一个问题没有不同意见。”


一个腐竹被食人族抓住了,要被杀之前他问道:

“你们有宝可梦吗?” “没有。”

“你们有拔刀剑吗?” “没有。”

“你们有月亮岛吗?” “没有。”

“这些都没有,那你们怎么学会吃人的?”


pogox去乡下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厕所里,刚好森林蝙蝠经过把他拖了上来。pogox对他说:“谢谢你,但是请不要对任何人说我掉到了厕所里。”

“没事,也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说,是我把你从厕所里拉出来的。”


混乱有一次在版主群内感叹mcbbs给人带来的改变:“你们看暗夜,她原来是一个猪猪女孩,现在却设计了漂亮的皮肤;你们看筒子,原来也是一个普通的网友,现在管理一个资源版块;你看icrdr,原来是一个十足的笨蛋,现在却是mcbbs的管理员。”


MCF的技术贴数量真是全世界最多的吗?”

“是的。但是mcbbs封禁的人是全世界最多的。”


“为什么论坛没多少人去MCF?”

“管理员怕大家不想回来吧?”


“如果把所有的版主都蒙上头,你能分清哪个是梨木吗?”

“简单,朝天开一枪,谁跑的最快,谁就是梨木。”(梨木是香港人)


“如果我们将MC放到steam上的话,我们应该做什么?”

“立即跑到微软商店以免被差评如潮。”


有一天某人看问答版,发现世予在回答问题。那人发现没有爱心拿,换了一个,还是世予在回答,又换一个,还是她。那人一连翻了几十个贴,最后累了,准备关网页。这时候网页弹出一个世予头像,哈哈大笑:“你再敢换?再敢换?再换也是老娘!”


有一次,gooding300和乙烯私聊了一会后,很生气的说道:“这人真差劲。”

森林蝙蝠听到了这话,马上偷偷把话告诉了乙烯,乙烯立刻私聊他,“你说谁呢,33?”“lex manos啊,我还能说谁!”

“那么蝙蝠你又在说谁?”


一次lex manos(forge作者)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在转向fabric的消息。

lex manos转身跟cpw(forge另一贡献者)说道,“这么下去,forge可得就剩下你和我啦。”

cpw回应道:“别把我算进去。”


问:假设都是英文发贴,能不能看出哪个是mcbbs来的作者?

答:可以,让他们写100个帖子,99个是bukkit的就来自mcbbs。


混乱找来森林蝙蝠:

“我知道你在传播关于我的笑话。这很不礼貌。”

“为什么?”

“因为我是mcbbs贡献最大的管理员。”

“天地良心,我没和任何人讲过这个笑话。”


故事的另一个走向:混乱找来森林蝙蝠,指示他:“森林蝙蝠同志!拜读大作《MCBBS笑话》,十分欣赏,希望你接下去写续篇,主题是‘管理层与普通用户的友情’”。森林蝙蝠推辞:”我现在事情多,只怕写不出来了。”混乱说:“那没有关系,我马上把你送到末地版去,在那里可以一边休养一边写。”森林蝙蝠无奈地说:“好吧好吧,不过我得先去茶馆和其他人告别,如果您要求的我写不出来,我和其他会员再见面的机会肯定不会再有了。” (来自如花)


问:什么是mcbbs上的友好氛围?

答:就是原版玩家和mod玩家,公益服和商业服,正版玩家和盗版玩家如兄弟一般团结起来,骂多玩和网易。


md5问spigot论坛上的开发者:每季度增产5%的插件,能不能做到?

能!

那10%呢?能!

20%?能!

50%?能!

100%?不行!

为什么?

那样就只剩下水代码了。


Jeb发表讲话称:“Minecraft的多线程优化已经在地平线上了……”

混乱悄悄地对旁边女朋友说道:“地平线,就是能看到,但是永远走不到的一条线。”


混乱,天坑(指天空之城TCD),Jeb,Dinnerbone坐在一架飞机上,结果飞机引擎故障,眼看支持不住四个人。

混乱先高喊一声:“为了MC社区!”一下跳了下去,飞机恢复了平稳。

过了一会,飞机又不行了,天坑也高喊一声:”为了MC社区!“一下跳了下去,飞机暂时支持住了。

最后,飞机眼看要掉下去,Dinnerbone高喊一声:”为了MC社区!“一脚把Jeb踢了下去。


Notch和微软MC PM因为分成问题吵了起来,最后微软PM发怒道,“再吵,我就宣布你不是MC的作者!”


某人采访mojang工作人员,mojang工作人员问他:你来找我们干什么啊?

我想学习一下你们明明没做什么优化却偏偏会吹牛皮的本事。

放屁!我们做了大量的优化!

啊对对,就是这个!


某人在论坛大骂pogox是个沙笔,第二天他的号上多了一堆积分,评分理由:说出了大家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mcbbs开放上传文件的目的是什么?

让我们的用户以为我们允许上传文件,但是我们自己知道并没有。(mcbbs的文件限流只有2M)


一个厨师发现自己没油了,就把一个spigot的logo扔进了锅里,有人问他为什么,他答道:“很多人靠这个肥的流油。”


经过漫长的连接和登录,一个人终于挤进了MC服务器,兴奋地说道:“感谢上天,我终于进来了。”

另外一个人说道:“你应该感谢catserver,没有这个你挤都挤不进来。”

“卧槽,那要是catserver没了怎么办?”

“那你可以说感谢上天了。”


你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变得越发安全吗?

当然,以前有300G流量打mcbbs,现在只有200G了。


用户:你这个mod会一直更下去吗?

mod作者:如果我弃坑了,会有人来接坑的。

用户:那要是没人来接坑呢?

mod作者:mojang会把这个mod的创意接过去的。

用户:那要是mojang倒闭了呢?

mod作者:这么好的事还心疼一个mod干什么!


微软的能力到底怎么样?

我不知道,C#那么大的东西他们能做到单片机上,但是spigot那么小的东西,却放不到forge上。


工业mod丢失了,开发者和整合作者,还有mod萌新去找。

开发者一会拎着一个热力膨胀mod出来了,说:“这玩意跟工业差不多。”

整合作者一会拎着一个格雷mod出来了,说:“这玩意内容可比工业丰富多了。”

萌新一会拎着个建筑mod出来了,说:“这就是工业吧?”


“听说MC圈有很多文盲,是真的吗?”

“是的,他们连刌民读cun3都不知道。”


为了解决插件短缺问题,sponge的维护者提出要将spigot转化成sponge的计划,有几个开发者去做了。

过了几天,维护者们听开发者说已经取得了一半的成功。“什么叫一半的成功?”

“人们会把spigot插件装上,但并不会用sponge去开。”


网易正在卖力的宣传加入网易开MC服会有多大的分成。

一个腐竹举了下手:“我们的用户到哪里去了?”

第二天,网易继续宣传,又一个腐竹举起手:“我不关心用户哪里去了,我只关心昨天那个人哪里去了?”


问:MCBBS有没有继承B站的企业文化?答:有,天天屁事一堆却没什么钱。


网易在开发者大会上进行宣传,讲完一段,所有人都热烈鼓掌,只有一个人站着不动。 旁人问道:“你为什么不鼓掌?””我的机票钱是自己掏的。”


-我的朋友已经看了好几遍minecraft wiki了。

-哇,那他的技术已经很不错了吧?

-没有,他刚刚多认了500个生字。


MCF和MCBBS举办了一个MC教程比赛。

3tusk:《论Minecraft与量子力学和希伯来语言文化的关系》

蝙蝠:《MC开发可以有多愚蠢》

yuxuanchiadm:《用函数式写的Minecraft是最好的Minecraft》

gooding300:《嘤嘤嘤萌新的教程》

海螺:《拿什么拯救你我的bukkit》

zzzz:《其实MC做的也还行》

yys:《论符号位带来的性能影响》


mcbbs和贴吧搞了个联合视频大赛,希望找出最受欢迎的MC主播。

一个up大喊:mod是models的缩写老铁不知道吗!

瞬间吸引上万评论,一时风头无二。

(注:这是真事,虽然并没有上万评论)


有人在mcbbs发表作品,乙烯评分:不错!

谢谢乙烯大大!

他又一次在mcbbs发表作品,乙烯评分:可以!

谢谢乙烯大佬!

这次他在MCF发表作品,乙烯回复:还行!

去死吧,这里是MCF!


在奥运会上,有人获得了铅球世界冠军。记者采访他问:

“你是怎么把铅球抛的那么远的?”

“如果再搭上个海绵,我能扔出两倍远。”


有人希望给一个mod加上他想要的boss:

龙之进化作者:我已经有混沌龙,OP的boss有一个就够了。

恐怖生物作者:我已经有了很多的怪物了,不需要再多一个。

流年(额外植物学的作者)说可以加,但是那人马上脸色变青, 拼命反对——

“靠! 那里以前有boss复活过啊!” (指额外植物学盖亚3无限复活bug)


——人类的生存能力有多强?

——你看MC圈的某些新人,脑子都没了还活跃的好好的呢。


“想学Java,可以看什么书?”

“《写给大忙人看的Java 8》可以看看。”

“可是我最近不忙啊。”

……(真事)


历史上最伟大的商业奇才是谁?

是Notch,毕竟他8岁那年就从端点那里拿走了我的世界,还卖了25亿美元。


问:“yys的智商,情商,身高,和人缘,哪个最高?”答:“人缘,另外三者其实都不存在。”


问:是先有女人还是先有男人?

答:在yys来之前,两个都有。


天坑向混乱吹嘘:“在贴吧,任何人都可以投诉吧务。”

混乱:“我们就不一样了,任何人都可以投诉普通用户。”


别的网站如此讨论:“今天更新依赖包之后,某个微服务出了故障导致网站问题。”

mcbbs如此讨论:“今天更新依赖包之后,原本应该爆炸的某个服务没爆炸,反倒是另一个服务爆炸了。”


fabric有100个开发者,其中有一个写得像forge,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forge有100个开发者,其中一个在用scala,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bukkit有100个开发者,其中一个会写Java,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一个男人去看精神病医生。

-救救我,大夫!

-你怎么了?

-我到任何地方,都有世予,我打开建筑板块[原文如此],里面出现世予,我打开问答版块,里面出现世予,我打开贴吧,里面出现世予,我打开GitHub,里面出现世予,现在我面前有一个盒饭,我该不该打开它?


问:听说mcbbs开放改名是因为玩家的不懈请求?答:是的,只不过回应的是2011年的请求。


yys有自卑症,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你每天站在镜子前15分钟,不断对自己说,我重要,我重要,世界离不了我。这样就可以治愈你的毛病了。” yys对医生说:“你这个法子不管用,我对自己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


“如果芒果在一艘船上,船沉了,谁会得救?”“MCBBS翻译版。”

“如果森林蝙蝠在一艘船上,船沉了,谁会得救?”“贴吧,MCBBS和与他有关的QQ群。”

“如果jebs在一艘船上,船沉了,谁会得救?”“整个MC社区。”


新玩家向老玩家抱怨:“我去网易论坛了,可是没有什么大佬,就一群傻瓜蛋。”

“你自己去的?那很正常,我是跟着网易开发者大会去的。”


问:网易和微软的跳蚤会不会玩游戏?

答:当然会了,因为它们身上流着的是玩家的血。


命令玩家,红石玩家,Mod玩家争论什么是最勇敢的人。

命令玩家:”我们有十个命令方块,其中有一个是循环kill,抽签选一个无限死亡。“

红石玩家:”我们有十个红石电路,其中一个藏着大量TNT,抽签选一个炸毁存档。“

Mod玩家:”我们有十个改过名的mod,其中一个是reika做的,抽签选一个烧坏显卡。“


问:怀孕的初中学生和多玩与网易的玩家有什么共同点?

答:都是全家的耻辱。


问:群峦传说2的前景是什么?

答:有两种可能的情况。现实的可能是三体人会降临地球帮他们做好,科幻的可能是他们能自己做好。


混乱和魔熊下班之后酒吧吹牛逼,魔熊感叹现在B站的无脑用户太多,混乱说MCBBS的才多,两人酒酣耳热之下打赌,魔熊授权给混乱,说他可以封禁他在B站看到的任何无脑用户,于是混乱欣然动手,第二天传出消息:B站要放弃mcbbs,大量mcbbs的号都被封了。


一位论坛用户到反馈版问版主:“论坛总规到底是盲目的还是科学的?”版主说:“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的。”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试验。”——(来自如花)


“正常人换灯泡需要多少人?”

“一个就行了。”

“要是让MC的萌新来换呢?”

“100个,一个握着灯泡,另外99个转动房子。”


某资深玩家离开mcbbs已久之后重回论坛,看着mcbbs的新人新版快不由得感叹,“论坛啊,我都不认识你了!”

而后版主出手将下面的水笔全部发卡,他激动道:论坛啊,我认出你来了!(来自如花)


john180家电话响了,他老婆拿起电话:“喂,你哪位?”

“请问是xxx的妻子吗?我是他的一个同学。”

“一看你就是骗子,john他从来就没上过学。”


一个腐竹教自己刚上小学的妹妹给另一个腐竹写信。

“信的开头怎样写?”妹妹问,“是尊敬的先生吗?”

“尊敬的?可他是一个十足的滑头和屠夫,不能这样称呼。要么就称亲爱的同行吧!”


在MC,技术水平似乎总与勤奋水平成反比。


各大MC媒体要举办一个“纪念我们的notch”建模比赛。

最终冠军是手持notch头像的丁磊模型。


纳德拉听下属说有些部门尸位素餐,就把MC的项目经理纳德拉听HR说有部门尸位素餐,便把MC的项目经理叫来骂了一顿。

那个项目经理很不高兴,回道:“纳德拉先生,你怎么知道一定是MC呢?”

“都说是尸位素餐了,还能是哪个部门!”


中国工人的劳动能力大大震慑了特朗普,他计划了好久如何对付这群中国人。

最后他想到了,让工人免费到mojang参加培训。


FHC带弟弟去看眼科,医生问他,“什么病啊?”

“也没什么病,就是老看不到UTF-8后面的无BOM这几个字。” (来自FHC)


“我猜你是个左撇子。”

“为什么?”

“因为你点小木斧的时候,老是不按右键。”

(来自FHC)


——“小黑屋与性高潮的区别是什么?”

——“在小黑屋呻吟的时间更长。”

(来自如花)


一个刚入论坛的用户被无穷尽的萌新,水贴[原文如此]和服务器宣传搞到头疼,抱怨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答:”他们是论坛的主人。”

“那那些隔三岔五给人发卡的家伙又是啥?”

“哦,他们是论坛的公仆。”


繁华正牵着一只猴子散步。一位路人说道:“跟一头猪走在一块不觉得别扭吗?”

繁华说道:“它是一只猴子。”

路人回答道:“我没跟你说话,我在跟那只猴子说话。”


阴阳师正赶着一头猪。一位路人说道:“跟一只猴子走在一块不觉得别扭吗?”

阴阳师说道:“它是一头猪。”

路人回答道:“我没跟你说话,我在跟那头猪说话。”


一个俄国程序员想加入MC开发,asie问他:“你当初为什么抄袭我们的代码?”

“这不是抄袭,列宁曾经教导我们:抢回我们被抢的东西。”


天坑给Google打电话:“听说你们有个超级AI,能预测10年后的网络舆情。”

Google客服回复道:“是的先生,我们的确有这个AI。”

“嗯,美女,那你能告诉我,10年后MC吧会有多少吧务和流量吗?”

沉默了颇长一段时间。

“哼!”天坑不是很满意,“你们的AI也不咋样啊!”

“不,先生。” 客服回复道,“他们的数据在知乎,我们无法准确得知。”


一个版主和他的朋友正在散步。

“阿X,咱俩交情这么好,你看我将来能不能上艺术家?” (艺术家是版主举荐的)

“当然能。”

“那我能当上版主吗?”

“那不能,管理员也有他们的朋友。”


一个论坛用户在Wiki版发了一篇翻译。

乙烯回复他:“好的,XXX,十年后的今天你就可以来这里领取绿宝石了。”

“那天上午还是下午?”

“十年之后,十年,懂吗?那天上午还是下午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

“为什么?”

“因为我还在Mod版发了个贴,十年后他要是看到你先给绿宝石,这篇贴的绿宝石就没了。”


有人按了门铃,Dinnerbone开了门。

“dinnerbone是在这儿工作吗?”

“不是,他不在这儿工作。”

一个小时之后,又是门铃响,dinnerbone开了门。

“我跟你说了dinnerbone没在这儿工作。”

“那你是谁?”

“dinnerbone。”

“那你为什么说你不在这儿工作?!”

“你TM管这也叫工作?!”


森林蝙蝠发言:“今天我们有两个大发现要讨论。第一,马头人和SPG在一起了。第二,马头人是kakagou。”

群里传来了@我吃盐椒蒜 的声音:“首先,马头人是FHC,我不是马头人……”

“很好,我就知道你对第一个发现没有意见。”


故事的另一个走向:

森林蝙蝠发言:“今天我们有两个大发现要讨论。第一,暗夜和@SHEEP_REALM 在一起了。第二,sheep是个受。”

群里传来了绵羊的声音:“你少打个S,我叫REALMS!”

“很好,我就知道你对这两个发现都没有意见。”


两个人在小黑屋里相遇。

其中一个人问:“什么原因进来的?”

“我呼吁过让sjjklh下台,你是因为什么?”

“我用望远镜观察了混乱。”

“这也能把你封了?”

“我还在望远镜下装了一把狙击枪……”


为什么mcbbs日活已经低到膝盖以下了?

因为她想先蹲下再跳起来超过MCF的日活。


混乱问版主们,他们想象中的MCBBS可以描述成怎样一幅画。

海螺说:“我想象的MCBBS是一棵树,在混乱的领导下根深叶茂,向上成长,越来越茂盛。”

暗夜说:“我想象的MCBBS是一辆大型拖拉机,他耕耘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繁荣昌盛。”

极光说:“我想象的MCBBS是一艘豪华的巨轮,乘风破浪,站在甲板上的人们……”

混乱正要给极光点赞,却看她继续说了下去,“站在甲板上的人们呕吐,呕吐,不停地呕吐。”


某人死后下了地狱,恶魔问他:你生平骂过多少人?

“呃……20多个吧。”

恶魔拿钉子戳了他20下,过了一会,森林蝙蝠来了。“你生平骂过多少人?”

“呃……两百多个吧。”

恶魔拿锥子戳了他200下,过了一会,@U1U420039 来了,“你生平骂过多少人?”

U1U怒吼道,“关你锤子事,爬爬爬!再问就拿这2000根加速火把戳死你!”


一对夫妇从小教儿子玩MC,儿子第一天上幼儿园回来,父亲问:“情况怎么样?”

儿子说:“爸,他们才学到字母F,而我都学到T了。”

父亲说:“当然,你可是MC的玩家!”

第二天,父亲又问情况如何。

儿子说:“爸,他们都只能数到10,而我能数到35。”

父亲说:“当然,你可是MC的玩家!”

过了一天,父亲又问同样的问题。儿子说:“爸,我们今天做了个兴趣比赛,我发现他们都很瘦小,而我高大得多,高出他们一头呢。”

父亲说:“当然,你都27了。”


两个版主和一个普通用户在一个服务器里玩,其中一个版主拿出一组绿宝石就扔了出去,“没关系,我这绿宝石太多。”

另一个版主拿出一组下界星也扔了出去,“我这下界星也太多。”

普通用户愣了愣,把两个版主给扔了出去。


徐逸死后,在天堂受到上帝的欢迎,然而陈睿去见上帝时,上帝却在位子上一动不动,陈睿找了把椅子坐在上帝对面,问:“你为什么不起来迎接我?”上帝说:“我一离开位子,你就要抢去了。”


有人喜欢说笑话;有人喜欢收集笑话去说笑话;有人喜欢收集说笑话的人。


lex manos(forge的主要开发者)在理发的时候,理发师一直问他一些关于fabric的问题。

最终烦乱的lex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不停地问我关于fabric的问题?”

“这样有利于我工作。每次我问你的时候,你都怒发冲冠。”


“管理员和普通用户之间是朋友还是兄弟?”

“当然是兄弟,因为朋友是彼此自愿选择的。”


深夜,斯德哥尔摩雷声大作。幼小的杰克被惊醒,感到很害怕,就摇醒爸爸问道:“为什么打雷?”

爸爸回答:“啊,一定是谁在扯谎,触怒了天公,于是就打起雷来了。”

“但是,大家现在不是都在睡觉吗?”

“不,这个时候mojang还在对外发布文章。 ”


“黄金盒”组突然宣布要成立mod组,混乱很好奇,就问:“你们又没开发者,为什么要成立mod小组?”

“那论坛不是也有创意馆吗?”

矿工茶馆笑话

某人采访茶馆水怪,茶馆水怪问他:你来找我们干什么啊?

我想学习一下你们整天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放屁!我们明明是为了活跃论坛气氛!

啊对对,就是这个!

——HolographicHat

yys和茶馆水怪因为发卡问题吵了起来,最后茶馆水怪发怒道,“再吵,我就宣布你不是茶馆的版主!”

——HolographicHat

末路之地里,三个人正在交流自己是怎么关进来的。

一个人说:“我水帖支持水怪,被关进来了。”

另一个人说:“我水帖反对水怪,被关进来了。”

两个人转向第三个人:“你呢?”

“我就是水怪。”

——Salt_lovely

一个人在茶馆大骂:“你们全TM是水怪!”被封了11天。

1天是因为骂街;10天是因为泄露坛友隐私。

——Salt_lovely

深夜,斯德哥尔摩雷声大作。幼小的杰克被惊醒,感到很害怕,就摇醒爸爸问道:“为什么打雷?”

爸爸回答:“啊,一定是谁在扯谎,触怒了天公,于是就打起雷来了。”

“但是,大家现在不是都在睡觉吗?”

“不,这个时候水怪们还在发帖回帖。 ”

——HolographicHat

某水怪在理发的时候,理发师一直问他一些关于写技术帖的问题。

最终烦乱的水怪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不停地问我关于写技术帖的问题?”

“这样有利于我工作。每次我问你的时候,你都怒发冲冠。”

——HolographicHat

两个人在挂人帖里相遇。

其中一个人问:“什么原因被挂的?”

“我呼吁过让水怪们停止水帖,你是因为什么?”

“我用望远镜观察了水怪。”

“这也能把你挂了?”

“我还在望远镜下装了一把狙击枪……”

——HolographicHat

有人按了门铃,某水怪开了门。

“某水怪是在这儿发帖吗?”

“不是,他不在这儿发帖。”

一个小时之后,又是门铃响,某水怪开了门。

“我跟你说了某水怪没在这儿发帖。”

“那你是谁?”

“某水怪。”

“那你为什么说你不在这儿发帖?!”

“你TM管这也叫发帖?!”

——HolographicHat

水怪在做他个人成就的演讲:“我在周创版发布了一部诗集。”

有人反驳:“我刚刚从周创回来,那里没有你的诗集。”

水怪继续说:“我还在周创版发表了小说。”

那人继续反驳:“我刚刚就那里,没看到你的小说。”

水怪:“你们最好少东游西逛的,多看看书,比如我的《水馆演义》!”

——Salt_lovely

水怪正赶着一头猪。一位路人说道:“跟一只猴子走在一块不觉得别扭吗?”

水怪说道:“它是一头猪。”

路人回答道:“我没跟你说话,我在跟那头猪说话。”

——HolographicHat

一个刚入论坛的用户被无穷尽的萌新,水帖和奇怪的诗搞到头疼,抱怨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答:”他们是论坛的主人。”

——HolographicHat

中国工人的劳动能力大大震慑了特朗普,他计划了好久如何对付这群中国人。

最后他想到了,让工人全部到mcssb茶馆水帖。

——HolographicHat

茶馆水怪不需要更好的发帖环境吗?

不需要,他们在哪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Salt_lovely

混乱听普通用户说有板块[原文如此]低质量内容泛滥,便把某水怪叫来骂了一顿。

那个水怪很不高兴,回道:“混乱先生,你怎么知道一定是茶馆呢?”

“都说是低质量内容了,还能是哪个板块[原文如此]!”

——HolographicHat

在茶馆,技术水平似乎总与发帖数成反比。

——HolographicHat

一个水怪教自己刚上小学的妹妹给另一个水怪写信。

“信的开头怎样写?”妹妹问,“是尊敬的先生吗?”

“尊敬的?可他是一个十足的微软于1993年推出的操作系统和51号元素,不能这样称呼。要么就称亲爱的同行吧!”

——HolographicHat

某水怪家电话响了,他老婆拿起电话:“喂,你哪位?”

“请问是xxx的妻子吗?我是他的一个同事。”

“一看你就是骗子,某水怪他从来就没上过班。”

——HolographicHat

“正常人换灯泡需要多少人?”

“一个就行了。”

“要是让水怪们来换呢?”

“100个,一个握着灯泡,另外99个转动房子。”

——HolographicHat

混乱和魔熊下班之后酒吧吹牛逼,混乱感叹现在MCBBS的无脑用户太多,魔熊说B站的才多,两人酒酣耳热之下打赌,混乱授权给魔熊,说他可以封禁他在MCBBS看到的任何无脑用户,于是魔熊欣然动手,第二天传出消息:水怪们的末日到了,大量水怪的号都被封了。

——HolographicHat

新用户向老用户抱怨:“我去mcbbs论坛了,可是没有什么大佬,就一群傻瓜蛋。”

“你去的茶馆?那很正常,我是去的其他板块[原文如此]。”

——HolographicHat

MCF代表团到茶馆访问,水怪接待员陪他们参观“水帖的伟大成就”,并且得意的说:“到了下一个五月计划,每个水怪都可以升到9级!”

MCF的人惊讶的问:“ 他们要9级号干什么呢?”

水怪说:“当然有用啊……譬如你某一天写了一首烂诗,都会有很多人叫你大佬。”

——HolographicHat

某水怪有自卑症,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你每天站在镜子前5分钟,不断对自己说,我重要,我重要,茶馆离不了我。这样就可以治愈你的毛病了。” 水怪对医生说:“你这个法子不管用,我对自己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

——HolographicHat

在课上老师提问说:“请讲出你知道的两个伟大的作家。”

学生:“水怪和阅文集团,毕竟他们的作品真的很多。”

——HolographicHat

海螺、土球、和水怪各开一辆车,到了一十字路口,上面有两个路牌:东〉编程开发;西〉旷工茶馆,海螺和土球连看都不看一拐就走东边去,最后是水怪,只见他手脚麻利地把两个牌子互换了一下,向着“编程开发”方向前进了。

——HolographicHat

一日,某用户站在柜台前观看。一大脑标价50万金粒,某用户定睛一看,川普大脑。心下叹服,果然是美国总统,不同凡响。

再看,另一大脑标价100万金粒,乃爱因斯坦大脑,某用户再叹,果然是天才天价,值!

还看,见一大脑标价200万金粒,是论坛某水怪大脑。某用户大惑不解,问售货小姐何故。

小姐从容答道,川普老爱的大脑虽好,却是用旧的二手货。此水怪大脑却是全新,从未用过,故此价值200万!

——HolographicHat

茶馆某水怪访问其他板块[原文如此],该板块[原文如此]版主送一最新高科技电话,曰,上可打天堂,下可打地狱,中可打人间,乃最新高科技产品。

水怪回茶馆后,一日想起,拿起电话拔通天堂。“喂,你好,请帮我转另一个水怪。”“请稍候...”电话那边接线生答道,“对不起,查无此人,请查清号码再拔。”

水怪一想,莫非导师不在天堂,在地狱?于是拨到地狱。“喂,你好,请帮我转列另一个水怪。”“请稍候...他在线,现在就帮您转过去。”水怪于是将最近几个月的发回帖内容一五一十地向另一个水怪作了汇报,并听取了他的意见。

月底,话费清单寄来,水怪一看大惊!打到天堂的问询电话不过1分钟却收费100金锭,打到地狱的1个多小时,却才1金粒。大惑不解,遂电话问询版主这是为何?

版主在另一板块[原文如此]答曰:“事情是这样的,你们茶馆打电话到天堂是长途,打电话到地狱却是市话,所以...”

——HolographicHat

有一天,yys对混乱说:“我每天都看见水怪在水帖,好心烦。”混乱说:“你把自己变成禁止访问不就看不到水怪水帖了么?”从此,水怪们再没看见过yys

——JJ怪大战

一位水怪问:“极光的性别是什么?”另一个说:“你水水帖不就知道了么?ta每次封禁人时,都要加上自称。”

过了一天,那个水怪的小号说:“我终于知道了啊。”

——JJ怪大战

水怪同志,听说您一直在创作文学作品

啊是的,同志。

请问您现在创作了多少作品呢?

23张,同志。

——Salt_lovely

燃雪让画师画一幅自己在印尼援助当地经济的画,

画师画完以后,燃雪生气地问画师: “为什么画上是屑帽子,电磁步兵,新人x号在演讲?”

画师解释道:“这是他们三个在抨击您地卑劣举动。”

燃雪骂道:“我让你画我在印尼,你画这么个鬼玩意是为什么!”

画师说:“因为燃雪听风在印尼。”

——帽子的奇怪

你知道吗

  • 论坛已知的最早苏联笑话在2014-12-31[1],内容如下:

一天管理员怪蜀黍正在给实习版主小盆友上课

实习版主问:论坛的乱删等等乱,最严重的有谁?

管理员毫不犹豫的回答:Exsu!

实习版主问:谁是最令会员讨厌的版主?

管理员继续毫不犹豫的回答:Exsu!

最逗比的版主是谁呢?

MCBBS找Exsu!

注释与外部链接